编者:美国青少年体育不是简单的课外兴趣班,而是专业度很高的训练和比赛。家长也全情投入支持这种专业度。这倒不是为了升学或进入职业队,而是因为青少年体育已经与家庭教育和成功学启蒙融合了。分享一篇译文(原文链接在此)和一段视频,感受一下忙碌的美国体育家庭。其实不少中国家长周末和假期已经开始围着孩子的体育转了。640

在美国,大约有4000万孩子会参加团队体育项目。大多数孩子周中多次训练(有时候要练到晚上),周末参加比赛,激烈竞争一个地区旅行球队或是俱乐部球队的场上位置。这可能意味着全家为了一场比赛开上数小时车,或是为了赛事全国打飞的赶场。家里更小的孩子,只能可怜巴巴的期待父母更多的关注。

小运动员们也付出了不少身体和心理上的代价。马萨诸塞州米切利运动伤害预防中心的威廉·米汗博士说,过去五年中,因为过度运动在这里治疗的孩子的比例从0增长到了52%。

“我的孩子晚上10点还在打曲棍球,他才9岁,”弗兰克·希罗博士说。他是新泽西州里奇伍德的一名儿童心理学家。“宗教节日有比赛,母亲节也有比赛,都没什么闲的时候。好像体育比其他所有的事情都重要。”640.webp

家长们都觉得这种生活方式太疯狂,但都不愿意放手。俄勒冈州波特兰的莎拉·多斯的儿子杰克既踢足球又打篮球,还在学校和俱乐部的球队里打棒球。13岁的他每天晚上都有训练,周末经常要参加不同运动的三、四场比赛。有的时候一天要打三场。

总是球队主力,压力也随之而来。如果他在棒球比赛中打击表现不好,失望和愤懑经常会占据他的情绪。莎拉和他的丈夫杰夫并没有让他退出体育运动,而是带他去见体育心理医生。医生帮助杰克放松并留在了赛场上。

“我们也问自己,从事这么多运动是否太疯狂了,”多斯说,“但是体育又是如此美好,让他总是在健康的正轨上,还交了很多朋友。”640.webp (1)

尽管都是些杂谈轶事,但是大多数美国家长都认可确实被孩子的体育问题困扰到,特别是那些好像体育压倒一切的城郊社区。专家估计美国家庭每年参加青少年赛事的交通费就将近100亿美金。因为有了足够多追赶体育狂热的家长,美国形成了增长相当迅速的每年60亿美金的青少年私人教练市场。家长们还给孩子报价格不菲的专项体育夏令营。一些家长会带孩子去看体育心理医生,来帮助孩子在赛场上控制情绪。

“参加体育运动不仅仅是为了玩得开心,现在特别强调要玩得好。明星球员会吸引所有的目光,”米汗说。

到底是什么驱动了对体育的热情?如果目的是为了有利可图的大学体育奖学金,或是为了更高大上的职业大联盟体育的梦想,那么还算有点意义。事实上仅有1%的高中运动员能获得一级院校体育奖学金,家长们也都知道机会是微乎其微的。很多家长甚至也不是非要孩子在大学打球,因为大学对运动员的要求更是开足马力的。640.webp (2)

家长们期望孩子从事团队体育项目是用比较有趣的方式保持体形、帮助孩子发展团队协作精神、交朋友,用富有成效的活动填补他们的时间,让他们不至于在下午无所事事,去逛街、抽烟、喝酒。最近的研究发现,高中女运动员沾染毒品的可能性比非体育学生低92%,毕业率是非体育生的3倍。

“青少年运动是我们文化的基础,”乔丹·弗里格说。弗里格曾是职业篮球运动员,2011年创办了私人教练公司Coach Up,现在全国已经有了20万客户。“你必须加入一个球队来学习人生的课程。运动员日后在生活中会更加成功。”

除了对孩子的身体健康和社交锻炼的好处之外,其他因素也在起作用,比如父母在观看他们孩子在赛场上拼搏的那些感受。爱孩子和爱运动都深深植根美国人内心,两种情感的组合会让他们陶醉,会驱使他们花很长的时间长途跋涉去看他们孩子的比赛。

“当你看到你的孩子在场上,你会非常High,”丽萨·德尔皮说,她是乔治华盛顿大学体育管理学教授,正在计划研究这个课题。

丹尼斯·威尔逊是布鲁克林玩竞技性体育的两个孩子的妈妈。她也承认看孩子打球上瘾。“如果我不能去看比赛,我就会心神不宁,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威尔逊说。640.webp (4)

就像很多其他家庭,威尔逊一家的生活就是围绕着他们孩子的运动。她14岁大的儿子连姆从7岁开始就在俱乐部踢足球,她12岁的妹妹艾拉是竞技性体操运动员。春季和秋季,他们家从来不能出现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家,也不能出席亲戚家的生日派对,因为那时总有足球比赛。

连姆现在是他高中校队和俱乐部队的成员,每天都要训练,周末经常一天两赛。他还不定期上他教练的私人课程,这是给到最好球员的特别奖励。在假期的周末,全家要开车在东海岸走南闯北参加比赛。夏天连姆要参加专门的足球营地,这些都是必须要经历的。

他妹妹的时间表同样是满满的。有时她要到较远的地方去,比如奥兰多,她平时课后要在曼哈顿岛西边训练三小时。为了把她送到那里,全职工作的威尔逊太太需要把自己的午餐时间调到下午四点。这样她可以得空为女儿买上寿司,在地铁站接上她,按时送她去训练,然后再赶回办公室。“这就像一个把你卷入的机器,”威尔逊说,“我们的生活就是围着这个时间表转了。”640.webp (3)

儿童心理学家弗兰克·希罗说,家长们实际上是生活在对他们孩子教练的恐惧中,担心教练们会忽略掉他们孩子的情绪健康。“为了自己沮丧的孩子,人们会取消约会,因为他们不能错过训练,否则教练就不带他们玩了,”希罗说。

当比赛所需要的强度越来越大,有些家庭选择彻底退出体育运动。但是更多家长愿意为跟上节奏做几乎任何事情。

“你会是那个说‘不’的人吗?说把时间化在夏天周末的球赛上对家庭来说是不健康的?”迈克·德安泽里斯说。迈克是前一级学院教练,现在是位企业家。他两个孩子分别8岁和5岁,在纽约州的萨拉托加玩竞技性曲棍球。尽管现在的训练和比赛一周只有很少的几次,他也在担心未来随着孩子越来越大,运动对他们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如果我们不训练,我们担心我们的孩子会被甩到后面,”迈克说。

编者:看来美国家长也会怕孩子输在某些起跑线上,也是痛并快乐着。不过相对中国的家长,这些都算是幸福的烦恼。比起陪孩子上奥数,还是陪孩子打球好玩。看看这个忙碌的一家三口棒球之家是怎样渡过一个紧张的比赛周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