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和北大的学生有时会在一起讨论大学哪家更强。有说历史更长的,有说大师更多的,也有说校园更美的,实在难分伯仲。只是PK到校训的时候,清华撷取自易经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确不好超越。

所以清华招生办正式回应甘肃残疾考生魏祥,“你早已具备了清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品质”,这就是对他(和他母亲)十二年艰辛求学的最高褒奖,要远超对高分或者排名的肯定。

生活可能不公,人生确实辛苦,但是自强不息、逆境出人才的例子古今中外比比皆是。

Jim Abbott出生就没有右手,但是这竟然没有妨碍他成为一名伟大的棒球运动员。

Jim势大力沉的直线快球是他的招牌武器。

Jim在投球前会把手套架在自己没有手的右前臂上,一旦左手投球出手, 左手会迅速滑入手套中戴好并开始防守。如果接住球,Jim会依靠身体和右前臂稳住手套,保护球不掉出,再把左手从手套中腾出来,握球传球。这一系列动作虽然步骤甚多,但是通过艰苦的训练成为了条件反射,防守效果丝毫不比两只手的球手差。

很多击球员都试图利用Jim的缺陷,打触击球,但无不因为Jim的娴熟动作被传杀在一垒。Jim和同伴配合打双杀战术也没有任何问题。

在防守时不断面临攻方的触击球挑战,Jim在进攻时也练就了触击球绝技(就好像很多守门员也是点球专家),弥补了不能双手挥棒的缺陷。

Jim大学阶段作为先发投手率美国棒球队获得汉城奥运会金牌。大学毕业加入大联盟,效力天使、扬基等强队,曾经打出无安打比赛并且获得最佳投手赛扬奖提名。

欣赏一下这段视频,看看Jim潇洒的投球,还有他在扬基达成无安打比赛的精彩瞬间。

退役后,Jim经常来到大学演讲:

我生来没有右手,但是我从没感觉不如别人。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我在自家院子里与父亲玩投球接球,就这样学会了打棒球。唯一的不同是我投球和接球只能用同一只手。为此我摸索出一个办法,投球时将手套挂在右臂上,投完球左手迅速戴上手套,准备接球。在练习时,我把球投向自家房子的砖墙,然后戴上手套接住弹回的球。我向着墙越走越近,迫使自己不断加快戴手套的速度。人生中最为重要的,是找到你衷心热爱的事业。如果你对自己的事业充满激情,那么取得成功前的各种艰苦也变成了享受。我衷心地喜欢投球。后来的故事大家都已经知道。我加入密歇根大学棒球队,两次入选国家队,还参加了1988年的奥运会。我的职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我曾经但赛季赢了18场比赛,也曾一年输掉18场。

我想说:“去寻找你热爱的事业。可能你的选择并非一目了然,也可能它不合逻辑,但是不要因此放弃追求。”对于只有一只手的人,棒球这个选择显然不合逻辑,但是我热爱它,所以把它当作毕生的追求。不管脚下的路将你带往何方,不要放弃,直到你的心告诉你:你已经尽了一切努力使梦想成真。失败的时候,爬起来继续努力,不要给自己一点借口。

重要的不是你比别人少什么,而是挖掘和发挥你拥有的潜能。想像在你生命的尽头有人问你:“你被赋予了许多才能,你用它们做了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具有一定的潜力,不要辜负你的潜力,这是我们人生的责任。

半身瘫痪十二年能考上清华,天生缺少一只手能成为大联盟顶级投手。所以,不要总是担心和抱怨着所谓社会板结,不要流于感叹一些像家庭背景、好学校好老师等等后验统计现象。强调外部条件不如像魏祥、Jim Abbott一样,不给自己借口,找到自我练习方法,践行自强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