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棒球这样一个小众不高端的领域,却有着极高的清华学子密集度。他们有的倾注业余时间组织俱乐部,有的投身棒球公益事业,有的则初创企业面向大众推广棒球。一年一度的清华尹嘉瑞杯少年棒球邀请赛,这些当年的队友又聚到了一起;而话题总是离不开尹老师、棒球和孩子。

葛京,89级本科力学系,BBS棒垒球俱乐部创始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清华、北大、北邮为主的学生,喜欢以BBS为平台进行交流,其中不乏棒垒球爱好者。我在1996年秋天组建起BBS棒垒球俱乐部。20多年过去了,俱乐部球友的交流方式从Cterm终端变到BBS网络论坛,再到现在的微信群, 但轻松愉悦的棒球和开放包容的风格从未改变。

当年尹老师不仅教我们练球,而且鼓励我们掌握裁判的技能。所以我从三级裁判一路学到一级裁判。这次尹嘉瑞杯,就有BBS俱乐部、清华棒垒球社团和专业裁判来承担执法工作。棒垒球对于葛京来说,是一项家庭传统运动。父母打棒垒球,夫人曾是清华垒球队成员,女儿是棒童女垒队的主力
郭忠健,89级本科土木工程系,强棒天使爱心棒球队主教练

我大约是83年底在北京铁道学院附属中学(现在的交大附中)接触棒球。到大三的时候,在尹老师的指导下开始组建清华校队。尹老师上下奔走,为球队创造各种条件,像器材、服装、比赛的机会、出国交流的机会等等。回忆起来觉得弥足珍贵。

棒球首先是我的终身爱好,现在则是全身心地带一支由贫困地区孩子组成的棒球队。虽然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已经和国外发达程度类似,但是中国还有很多偏远的地方,非常贫困,甚至连饭都吃不饱。在清华,是棒球和尹老师让我在学霸林立的环境中有小小的满足和骄傲。我也希望通过自己喜爱的项目,让这些孩子见识不一样的世界。

创办尹嘉瑞杯的想法,就是怀念老教练,和队友们重叙旧情,让下一代有更多的机会体会清华棒球的精神。爱心棒球队的孩子是郭忠健行走几千里,从河北、河南、甘肃、宁夏等地区接手的贫困儿童或孤儿。和孩子们在一起,郭忠健需要既当教练又当爹妈,还要当督促学习的老师

贾宇,90级本科土木工程系,上海酷乐棒球俱乐部创始人

棒球是一项很美的运动,中国这么多的青少年鲜有机会接触到这么美的运动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遗憾。我和众多从事棒球事业的人一样,都只是美好事物的传播者。而除了强健体魄以外,我更希望通过棒球传达给青少年健康的体育价值观、广阔的国际视野、自强不息的人格力量、以及坚韧不拔的意志品质。

我要感谢尹老师和清华棒球队当年吸收我加入球队,让我体会到了这项运动无穷的魅力。我从事这项事业的原因,就是希望我本人接触这项运动太晚的遗憾不要在中国那么多有天赋的青少年身上重演。贾宇最喜爱的事情,就是在球场上,把自己对棒球的观念和技术细节的理解,通过比赛和训练,点滴渗透给学球的孩子

梅晨,93级本科自动化系, 清华附小棒球队兼职教练

1998年夏天,我喜忧参半。喜的是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终于可以不啃老了;忧的是全国大学生棒球赛马上开始,但刚到新公司,我不敢请假。

有一天公司总经理突然把我叫到办公室,通知我放我一周假去参加棒球赛。惊喜之余,老总告诉我是一位清华大学的教授蹬着自行车来帮我请的假。这位教授就是尹嘉瑞老师。他知道我想打比赛,他也知道我不敢请假……

尹老师作为教练,就像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样了解我们。20年后,我带着一群清华附小的孩子们继续打棒球,为了纪念我敬爱的尹老师!清华附小的棒球训练曾经中断过一段时期。梅晨凭着自己的棒球专长,组织训练、聘请教练,又把家长和孩子拢到了一起。清华附小棒球队获得了上届尹嘉瑞杯的冠军

朱景原,97级本科经管学院,棒童联合创始人

很幸运能参加清华棒垒球的活动,大三时被师姐们帅气的身影吸引入队,毕业时成长为球队投手,收获了热爱的运动和一辈子的朋友。印象深刻的是尹老师指导技术时果断清晰,闲谈人生时平和亲切,眼神可以抚平不安和急躁。

清华各项目的校队其实都对竞技成绩有要求,而队员们的学业压力也都不小。尹老师总能激发队员的潜能和积极性,专注而有效率地做事,学业训练两不误。

记得有一次走在去球场训练的路上,尹老师骑自行车路过,招呼我跳上后座,还从兜里摸出两块糖,说“糖果不饱暖人心”。我现在也会用棒棒糖奖励我的学员。朱景原(前排右一)最欣慰的就是能看到教练认真教球,孩子认真练球。在她带领的运营团队的努力下,棒童上百个班级和球队的训练有条不紊地开展着

康康,98级本科基础科学班,家跑棒球俱乐部创始人

我在1999年加入校队,虽然开始主要是邵老师带队,但尹老师也会时不时来看看大家,因此我也算是尹老师指导过的最后一批队员。尹老师和邵老师的言传身教让我们受益匪浅。

毕业后我到CCTV《天下足球》栏目组工作。虽然《天下足球》是数一数二的热门栏目,但是我心里面无论如何都放不下棒球,所以主动申请改去做无人问津的棒球专项记者。棒球记者的经历以及在美国三年驻外记者的经历,让我更为深入地学习了棒球技战术知识以及背后的文化。希望棒球可以帮助中国的孩子获得规则的意识,懂得尊重与承担,并成为他们通往更宽广世界的桥梁。

康康中学时也曾是足球特长生,去年踢清华“马约翰杯”跟腱断裂。大半年的时间里,康康在家跑带训练都是带着双拐、跪在地上完成的

胡孝乾,00级本科人文学院,清华大学棒垒球队总教练

第一次和尹老师见面是1993年,在老清华球场。当时我小学六年级,刚刚参加完一届在清华附小的棒球夏令营活动。我和几个小伙伴正在老棒球场的东南角打球,就看到远处有清华棒球队员陆陆续续地走进北场,开始训练。

不一会,尹老师走过来,邀请我们和清华的队员一起打打教学比赛。我冒出一句:“还是算了吧,打了一定输得很惨,我们都该没有自信了。” 尹老师低头看了看我,说:“跟低水平的队打比赛,才会容易水平下降呢。” 当时我汗就下来了,心里觉得这个老师怎么这么厉害呀。

后来和尹老师的接触改变了我的看法,尹老师还是很平易近人的。这些都是考上了清华的后话了。就是那时候,我听说了清华是全国冠军的事。也就是那时候,我看到了清华的棒球人。正是棒球,让胡孝乾在北大和清华中选择了清华。博士深造回国,胡孝乾选择回到母校体育部当老师;在完成本职教研的同时,统领清华棒垒球队,继续传承和发扬清华棒垒球的精神

如果说棒球是清华最具代表性的体育项目,可能会有争议。因为按照清华体育学科分级,棒球只算C类;和跳水、田径、游泳、足篮排等大项还不在一个层级。但是,就从深刻影响这些毕业生的人生轨迹上看,棒球无疑是清华开展得最具特色、最成功的体育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