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的教练能改变孩子的一生,而一个不好的教练对孩子来说也可能是个灾难。赛场的状况、家长的关注、成绩的期望,都不应该是教练把压力直接传递给孩子的借口。教练需要“带着镣铐跳舞”,他的水平,主要就体现在压力下的个人修养和领导力

1.

没水平的教练经常做的,就是当众把一个队员叫到全队前面进行批斗式的修理。你是我见过的最差的游击手。你的击球实在是太糟糕了。你简直就是个漏勺。诸如此类的标签式的训斥有效果吗?有建设性吗?真的可以帮助这个队员或者球队弥补不足、提高技术吗?球员的自尊心要得到保护,否则他又有什么动力更艰苦地训练提高自己呢?

2.

没水平的教练满脑子只想着赢球。每一个教练都有比赛成绩的压力。但是如果把比赛的输赢当作最重要的事情,教练就会彻底迷失,也越不容易获得好的成绩。青少年体育教练的宗旨是帮助孩子塑造独立人格,未来成为更好的社会公民,而体育项目就是教练手中实现这些目标的工具。孩子们在赛场上、球队中可以获得宝贵的人生经验。比如,永远的团队至上;为了集体利益可以牺牲个人;勇敢面对失败和困难;树立目标并为之艰苦努力;学会相信自己;遵守规则、具备体育精神,等等。所谓“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如果教练真的带领孩子们做到了这些青少年体育的“因”,成绩的“果”也是随之而来的。

3.

没水平的教练会把竞争表现凌驾到孩子身心健康之上。很多比赛会对投手的投球数量或局数有明确的限制。除了投球数之外,其它孩子们表现出来的早期健康信号,教练们也要足够予以关注,比如说肌肉、关节的疼痛等等。教练让孩子在受伤的情况下比赛并不是在教导坚强,而是鲁莽的可能毁掉孩子运动生涯的错误行为。

4.

没水平的教练允许球员之间的互相指责。 好的教练注重创造球员的安全感,即不会因为球员的失误就被教练或群体排斥在外。如果出现了失误就互相埋怨,或者要找人背锅,让球员觉得自己是个倒霉蛋;或者是两拨人互相争执排挤,那球队秩序就彻底乱了。教练必须清楚无误地告诉每个队员,球队是一个整体,任何排斥个体或是分裂团体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

5.

没水平的教练会对球员有偏爱。好的教练公平地对待每一个球员。没水平的教练喜欢双重标准:对于他“喜欢”的球员,会执行一套标准,会允许有某些“特权”;而剩下的球员,会执行另外的标准。长此以往,球队的整体性和训练效率会下降,孩子们会变得困惑,从努力训练的单一目标表现转变为还要讨教练欢心的多重目标。

6.

没水平的教练不允许孩子向家长说队里的情况。如果说了,孩子就会被认为是对球队、教练和队友的不忠。教练这样的引导是完全错误的。教练试图隐藏的,往往就是一些对队员滥施权威的不良行为。一支成功的球队,家长的支持必不可少。这就要求教练依靠信息的透明和真正的领导力争取家长的支持。

7.

没水平的教练不尊重他的队员。也许教练自身运动水平很高,也许他的执教履历也很辉煌,但是他如果不尊重自己的队员(即使只是青春期或者更小一点的孩子),那他也不是一个称职的教练。教练是老师,是教育者,他需要让受教育者感觉到被尊重,从而认可教育的价值。教练的履历和职位带来的权威,未必就能赢得球队的尊重。教练要靠自己日常的点滴行为,在与队员的相处过程中,在和球队所有利益相关方的交往过程中,建立自己的威望。这是一个“行胜于言”、“行胜于位”的过程。

8.

没水平的教练不能说到做到。教练指令的有效性大多数情况下取决于队员对教练为人的认可。教练的“言必行、行必果”是管理团队的最有效的方式。如果教练对队员的要求设置了一个高的标准,但是对教练们自己设置了一个低的标准,球队就无法管理了。教练无法跟队员们说:“请按照我说的去做,但是千万不要学我是怎么做的。”

9.

没水平的教练不敢承担责任,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反而经常责怪他人。这样的教练经常忘了要以一个教育者的身份开展工作。“身正为范,学高为师”,一个教育者不能把过度的自我意识(比如利益、面子之类)参杂到传道授业中去。于是,球队有任何不顺畅的地方,教练首先就是应该反思自己的工作,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赢球沾沾自喜、输球责骂队员是教练的大忌。好的教练都勇于承担失败的责任,而把成功归功于球队和球员。

10.

没水平的教练喜欢在球队上演“宫心计”。在背后说某个球员的坏话,在球队里面拉拢一拨打击一拨,和球员之间的交流不诚实;没有任何的理由或压力允许教练这样做。这些做法对球队的管理和球员的成长毫无建设性,说得严重一点就是在教孩子学坏。教练遵守自己对球员的承诺也很重要。比如,教练要求球员做到ABC就让他上场;而当球员都做到了,教练却又以其它的理由仍然把他放在冷板凳上,这样就会严重伤害球员的自信和对运动的热爱。好的教练没有谎言,不开空头支票,总是遵守对球员的诺言。

做教练难,做好教练更难,因为他们要时刻面对管理和领导力方面传统的困境。如果把“教练”换成“领导”、“孩子”换成“员工”我们就可以发现,做个有水平的领导和做个有水平的教练几乎是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