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下半年的《人民日报》曾经发文举例棒球训练的好处:

“战士刘洪生过去打靶时,枪一响就要眨眼,命中率很低。自从他练习打棒球后,枪响不再眨眼了,命中率也大大提高了。

好神奇的棒球,让当年的《人民日报》带上了点现代广告的语感。

不过这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再看看我们革命根据地传唱的《体育运动歌》,原来体育运动就等于棒球+体操+田径+军事训练:

红日坠,晚风凉,

锻炼身体齐下运动场。

打棒球,翻双杠,

跳高、跳远、投弹,

瞄准又刺枪。

看,看谁的臂膀粗;

瞧,瞧谁的身体壮。

只要久炼生铁也成钢,

努力运动弱人能变强。

加紧锻炼好身体,

英勇杀敌在战场。

我们个个身强像猛虎,

谁也不愿作羔羊。

《体育运动歌》,识谱的同学自行哼唱起来吧

八路军一二九师刘伯承师长特别提倡部队打棒球,因为打棒球可以锻炼臂力,对投手榴弹有帮助,而且器械简单,花钱不多,容易形成群众运动。

于是政治部前哨剧团于1940年冬季组建了太行山上第一支棒球队。他们用的球是布条紧缠小石子裹成的;球棒是自己动手加工的木棒;没有手套,就用旧军帽或脱下布鞋来代替;垒位用的是石片。他们的积极性很高,勤学苦练,行军休息时放下背包就练习投球、接球、传球。

前哨剧团棒球队日本觉醒联盟棒球队(反战日本兵组成)在根据地进行两场棒球友谊赛,双方各取一胜

仿佛看到一群年轻的战士,他们走到哪里,歌就唱到哪里,棒球也打到哪里;在那样艰难的岁月,他们运动着,有青春,更有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