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e Lythcott-Haims长期担任斯坦福大学新生教务长。她积极呼吁不要直升机式父母,让孩子远离清单式童年。父母事无巨细地掌控、只关注成绩和童年简历,会剥夺孩子建立自我能效的机会,让孩子在自我认知方面付出长期的代价。而只把进入名校作为目标,则对成功定义太过狭隘。

我从没想过做一个育儿专家, 事实上,我本身对育儿也没什么兴趣。 只是因为当今有一种育儿方式,会把孩子搞得一团糟,阻碍他们个人特质的培养。这种育儿方式正大行其道。

我想说的是,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担心父母没有足够参与到孩子的人生、教育以及养育过程中,这理所当然。但如果走上另一个极端,也会有很多坏处。

比如家长认为,孩子自己不可能成功,除非父母可以随时保护和纠正,关注孩子的每件小事,掌控他们的每个细节,引导他们进入名牌大学,找到好工作。

当我们这样养育孩子,我用的是“我们”,因为上帝知道,在养育我的两个十来岁孩子的时候,我自己确实也有这种倾向,让我们的孩子过一种清单式的童年。

清单式的生活就是:我们确保他们安全、健康、吃好、喝好,然后期望他们进入好学校,并且是好学校的好班级,在好学校好班级中还要取得好成绩。并且不只是成绩,还要拿高分,不只要好成绩和高分,还要获得荣誉和奖项,要参加运动、活动、还要有领导力。我们告诉孩子,不要只是参加社团,还要创建社团,因为大学喜欢这样的学生。还要参加社区服务,我的意思是,要让大学看到你会关心他人。

这些都是期望中的完美,我们期望我们的孩子能做到完美,而我们自己却从没做到过。因为有这么多要求,我们就想,我们做父母的得和每个老师沟通,和校长、教练、推荐人沟通,搞的像是孩子的管家,像私人管家,像秘书。

然后对孩子,我们宝贵的孩子,我们要花心思来督促、哄骗、暗示、帮忙、唠叨、甚至讨价还价,确保他们不会在顶尖大学申请这件事上搞砸,或者故步自封,或者毁了自己的未来,即使那些大学在招生时几乎是万里挑一。

那么在清单式童年中长大的孩子是怎样的呢。

首先,他们没有自由玩耍的时间,整个下午都没有空闲,因为我们觉得任何事都要充实起来。就好像每一项作业、每个测验、每个活动,都对于我们为他们规划好的未来成败攸关。我们不让他们做家务,甚至不让他们有充足睡眠,只需要他们把清单上的事情做好。在清单式童年中,我们口头上希望他们开心,但当他们放学回家,我们通常第一时间询问他们的却是作业和成绩。他们从我们脸上看到的,我们的认可,我们的爱,看到的他们的价值,却是来自成绩单上的A。和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像威斯敏斯特宠物展上的训狗员一样表扬他们,哄他们跳得再高一点,再远一点,日复一日。

等上了高中,他们不会问,“我该对哪些课程,哪些活动感兴趣呢?” 他们只会去问辅导员, “我要怎么做才能进入好大学?”  然后,当他们拿到成绩单,如果拿了几个B,甚至是可怕的C,他们会狂躁的给朋友发短信,“有谁考这个分数进了好大学吗?”

我们的孩子,无论高中毕业时结果怎样,都被压得喘不过气,心理脆弱,精疲力竭。他们比实际年龄更老成,盼望着大人告诉他们,“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小时候这么努力已经足够了。” 他们现在却在高分的焦虑和沮丧中慢慢枯萎,有的孩子会想,这样的人生最后究竟有没有意义?

我们做父母的,当然认为这都有意义。我们所表现出来的,就像如果他们进不去我们期望的 这几所好大学,或者找不到好工作,他们就没有未来。或者,只是我们认为可以在朋友面前炫耀,或者只是贴在车屁股上的未来。 就是这样。

但如果你看看这件事的后果,如果你有勇气看的话,你会发现这不只让孩子认为他们的价值来自于成绩和分数,更是在他们正在成长的意识里,就像我们自己的电影《傀儡人生》一样,我们给孩子传递了一个信号:“嘿,孩子,没有我你什么都干不成。”

随着我们的过度帮助,过度保护,过度指导和过度关怀, 我们剥夺了孩子建立自我能效的机会。自我能效是人类心智的重要准则,远比通过父母赞美建立起的自尊更重要。 自我能效是当一个人看到自己的行动能产生成果而建立起来的,而不是…你们先吧,而不是父母代表他们做出的行动, 是他们自己的行动能产生结果。

简而言之,如果我们的孩子要建立,他们也必须建立自我能效,就需要更多的为他们自己的人生做更多思考、规划、决定、行动、期望、应对、试验、犯错、梦想以及体验。

我现在是不是在说,每个孩子都很努力,都很积极, 都不需要对他们的人生有干涉和关心,我们应该退后,任其发展呢? 当然不是。

这不是我想说的。我想说的是,当我们把成绩、分数、荣誉和奖励看做他们童年的奋斗目标,当我们代孩子去追求进入理想中的大学,找到理想的工作,这种对于成功的定义太过狭隘。

即使我们可以通过这种过度帮助来让他们获得一些短期的成功——比如帮他们做作业而拿到的好成绩。在我们的帮助下,他们可能会有一个更好看的童年简历。我要说的是,这些会让他们在自我认知上付出长期的代价。

我要说的是我们应该更少关注具体哪些名牌大学他们应该申请或进入,而更多关注他们的习惯、心态、技能、身心健康有了这些,他们才能在哪儿都成功。

我要说的是,孩子需要我们少一点痴迷于成绩和分数,而将重点放在打造一个能帮助他们为成功奠基的童年上,比如爱,比如做家务。

我刚才是说做家务么?确实是的。说真的,这是有理由的。

史上历时最长的人类研究被称作哈弗格兰特研究。这项研究发现,专业上的成功,也就是我们期望孩子达到的,取决于小时候做的杂活,越早开始越好。

这种挽起袖子开干的心态代表着:可能有些不想做的工作,总要有人去完成它,这个人也可能就是我,这种心态代表着:我会尽力去改善整件事情,这就是让你在工作中获得先机的东西。我们都清楚这个道理,你们也都清楚。

我们都已经清楚,在清单式童年中,我们不让孩子做家里的杂活。当他们长大进入职场,还在等待一个清单,但这个清单并不存在。更重要的是,他们缺乏动力和意识,不能挽起袖子去开干,不能望向四周,并心想,我怎样才能帮上同事们的忙?没有能力去思考我怎样才能提前一步预见到老板的要求?

哈弗格兰特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发现,人生的幸福,来自于爱,不是对工作的爱,是对人的爱:我们的配偶,我们的伙伴,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家庭。所以我们要教孩子如何去爱,要爱别人,他们要先学会爱自己,想要他们爱自己, 我们就要给予他们无条件的爱。

是的。 所以,放下对成绩和分数的痴迷。当我们亲爱的孩子放学回家,或者我们下班回家,我们要关掉电子设备,把手机放到一边,看着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看到我们脸上洋溢的喜悦,就像第一次看到我们初生的孩子。然后我们应该说, “你今天过得怎样?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然后你的女儿会说,“午饭”,就像我女儿一样,但我想听到的是数学考试,不是午饭,但你还是得表现出对午饭的兴趣,你应该说,“今天的午饭哪里比较棒?” 他们需要知道,他们本身对我们很重要,而不是他们的学习成绩。

好,你可能会想,家务和爱,这听起来很好,但是得了吧。大学看的是好成绩、荣誉和奖项,我会告诉你们,是有那么点。那些最有名的学校需要这些。

但有个好消息。与大学排行榜传达的信息相反,你不需要为了人生的幸福和成功,而一定要去那些最有名的学校。幸福和成功的人们也会来自于公立学校, 来自于没人听过的学院,来自于社区大学,来自于附近的学校甚至被退学。

证据就来自这个房间,来自我们的社区,这就是事实。如果我们眼光放开一些,愿意看一些别的大学,抛开我们的偏见,我们会接受并拥抱这个事实,并且意识到我们的孩子考不上顶尖大学并不是什么世界末日。

更重要的是,如果孩子不在严格的清单约束下长大,等他们进入大学,不管什么大学,都是他们自主决定的,是他们自身渴望的,想要在那里有一番作为。

我得向你们坦白一些事。我刚才提到我的两个孩子,Sawyer和Avery,他们都十来岁。有一次,我觉得我对待我的Sawyer和Avery,就像对待盆栽一样。我想要小心的把他们修修剪剪,塑造成完美的人,完美到可以把他们送进最受欢迎的大学。但是,我在工作中接触了几千个别人家的孩子,我才意识到我的两个孩子,他们不是盆栽, 他们是野花,未知品种的野花。

我的工作是提供成长的环境,通过家务和爱,让他们变得强大,爱他们,他们才会爱别人,接受爱。上大学、选专业、找工作,都由他们自己。我的工作不是把他们变成我想要的样子,而是支持他们做辉煌的自己。

谢谢。


更多棒童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