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转发出孟晚舟的最新动态:“我在温哥华,已回到家人身边。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谢谢每一位关心我的人。” 配图是华为2015年著名的“芭蕾脚”广告。

暗涌的大国竞争,陌生的异域司法,孟晚舟的命运牵动国人的情绪。而华为的声音始终是理性的。事件一发生,华为就声明“不知晓孟女士有任何不当行为”,公司相信“公正的结论”,公司遵守“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

作为技术型理工科基因的公司(清华、上交大、浙大、中科大、华科大等理工名校常年最大的雇主),华为懂得愤怒解决不了问题。华为的理性代表了她的强大。

在多样的世界文化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情绪化”很强的国家,相对比较落后;而较为理性的民族,则经过历史的演进,成长为科学发达、文化繁荣的先进国家。

控制情绪,保持理性,对个人发展也至关重要。这方面最佳的锻炼就是从事体育活动。

体育是生活中最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可以体会到胜负、悬念和拼搏的强烈情绪。然而决定胜负的,却是情绪的另一面:比如,临场的冷静战术运用,平时科学的训练,甚至是大数据高科技球队管理等等。在体育中经历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是对理性的最佳锻炼。

即使不是运动员,作为一个刚入门的青少年选手,体育对于理性的启示也是深刻的。

人类理性思维的代表作是欧几里得2000多年前的《几何原本》,它从最最简单不言自明的五条公理出发,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得到400多条几何定理,从而构建起整个学科的大厦。

体育的公理就是它的规则,是它所有逻辑的起点。比如说棒球规定击球员击出球,必须向右侧的一垒垒包跑。如果有人问,为什么不能向三垒跑呢?世界这么大,当然哪里都能去,只不过,往三垒跑的就不是棒球罢了。

当孩子还小的时候,不会明白学校校训、公司价值观、国家宪法等包含第一因公理的例子。体育运动的规则,是孩子最先能接触到的、家长也容易解释的公理系统。培养孩子的规则意识,就是锻炼理性思维的起点,是尊重裁判、公平竞争、战略战术、努力拼搏等体育其他部分的基础。

也难怪古希腊不仅有类似《几何原本》这样发达的哲科思维体系,对公民和孩子的体育锻炼也特别重视,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起源地。体育对于古希腊人来说,是一个合格社会公民的入门课。

斯坦福大学教授Blakey Vermeule的研究表明(原文链接:Sports talk can help students develop critical thinking skills),不要说参与体育运动,仅仅是谈论体育话题,就能扩展学员在智力方面的能力。她研究的意识和心理科学分支显示,体育带来的非常强烈的个人情绪体验,经由群体的交流、互动,对于理性认知的发展具有极大的价值。

毛泽东在1917年《新青年》杂志发表的《体育之研究》(全文请看这里)就写道,

体育一道,配德育与智育,而德智皆寄于体。

小学之时,宜专注重于身体之发育,而知识之增进道德之养成次之。

现在看来这是非常有科学依据的。

体育让我们强大,既是身体的强大、品格的强大,也是理性的强大。


谈了很多大道理,该调动一下你的理性思维来实操了。看看下面两道棒球思考题。

第一题:投手去哪儿了?

当击球员击出右中外场方向的安打,投手应该去哪里防守?需要简单说明推理过程。

第二题:他杀了几个人?

 

这位二垒手忙得团团转,他让几位攻方球员出局了?为什么?

题目都小有难度,但往期文章均有提示。

欢迎留言讨论。最先正确作答的会有神秘礼物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