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青少年体育天堂,但成绩至上的体育文化,也让浸润其中的孩子和父母深受其累。

Jim Taylor博士是知名运动心理和育儿专家,常年为斯坦福大学、美国和日本国家滑雪队、以及多个国家的奥委会提供服务。Taylor博士从专业经验和女儿经历出发,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并呼吁创造新的家庭体育文化

中国青少年体育虽然方兴未艾,但是为了下一代的身心健康发展,也要预防一些过犹不及的问题。

棒童获Taylor博士授权翻译发表本文,原文链接:《Sports Parents, We Have a Problem》


我们出了问题

正如我说的,在对待孩子运动方面,我们出了问题。想知道问题是什么?好,那就照照镜子吧。

我无意冒犯你,把问题归咎于你个人;我也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和孩子在运动中相处得怎样。我说的是许许多多的家长,他们被青少年体育文化所吸引,上瘾到难以自拔。这不,你孩子也入坑了吧。

你懂的,在结果至上的文化里,父母孩子都不能幸免,哪怕孩子还很小。说实话,很多孩子在运动和个性发展方面深受其苦。

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这个问题就明明白白地发生在我身上,让我困扰。在参加小女儿的一次地区体育锦标赛上,我痛苦地顿悟了。

下面是我的一些观察:

  • 一位父亲在比赛前对他女儿说,“我知道你今天会赢。”
  • 比赛前,父母们还在带着孩子训练。
  • 比赛后,至少十几个孩子哭了。
  • 比赛一结束,父母们立即在休息区和他们的孩子谈论成绩。
  • 一个男孩脸贴着俱乐部地板哭,此时他的父亲正戴着耳塞看手机。
  • 一位父亲正试图安慰比赛后啜泣的女儿。这时候她的一个队友走过来,轻拍她的背说“这没事的”。这位父亲问她队友表现如何,队友有点不情愿地说她赢了。这位父亲立刻和她击掌,并热情高涨地祝贺她;而她女儿被晾在一边,郁郁不乐。
  • 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她儿子不想让她去看他的比赛,因为这会让他紧张。
  • 一位我认识的父亲说,他女儿因为紧张,第一场比赛前又哭又吐的,因为实在难受,第二场比赛都打不了了。

为什么这些小运动员在运动中会难过到哭,难道运动本来不应该是很有趣的吗?要知道这些孩子还不到12岁,还有其他活动要参加,他们中大多数几年内都不会从事竞技。当天我没有去采访每一个哭鼻子的小运动员,但是在我的几十年的咨询实践中,类似的反应屡见不鲜。

痛苦的源头

如果你往下深挖一层,来探诊小运动员这种痛苦反应的源头,你会发现是期望和压力;主要来自父母,来自同伴(通过各种无意的比较),也来自高烈度的青少年体育文化。高期望值是孩子们肩膀的不能承受之重。想象一下,孩子被逼着穿件50磅的背心上场比赛,会是怎样的感觉,他们的表现会受怎样的影响。

如果你继续深挖,你会发现这种反应的内核就是畏惧失败。也就是说,当这些个孩子表现不够好的时候,他们会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虽然实际上也可能不是那么糟糕)。大量的研究和我自己开展的工作显示,常见的畏惧失败的原因有:

  • 让自己的父母失望(或者扩展为,我的父母会不爱我了);
  • 被我的同伴排斥;
  • 终结体育方面的梦想;
  • 感觉从头到尾就是浪费时间;
  • 运动方面的失败意味着我就是个失败者。

这些念头会让孩子产生威胁下应急性反应,从而引起孩子内心的剧烈变化,包括:

  • 心理上的,比如:负面情绪、怀疑、担忧。
  • 情感上的,比如:害怕、焦虑,压力。
  • 身体上的,比如:肌肉僵硬、心跳加速、呼吸局促、太多肾上腺素。
  • 行为上的,比如:自我伤害、逃避。
  • 运动表现方面,比如:紧张、犹豫。

有了这些反应,可以相当确信的是,孩子不会表现出他们的最佳状态;运动对他们来说变成了受罪。

我要说明的是,这个问题甚至不是运动所独有,而是弥漫在我们所有的结果至上的文化之中。在学业、艺术、棋类等各方面,只要父母会为了刺激孩子获得成功而下了狠注,你都会发现它。

结果并不重要

下面我可能有点言重,请准备好接招。

通常我的重要结论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小运动员的父母,你是想成为问题的一部分,还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无需回答的设问)。

简单地说,12岁以下的孩子,就不应该在比赛后变得哭哭啼啼(实际上任何年龄段孩子都不应该)!

太多的父母和小运动员没有意识到,在这样小的一个年龄(即使是到了16岁),结果并不重要。

当然,小运动员通过努力获得好的成绩而被奖励确实很棒,孩子们也会为自己的成功受到关注而感到高兴。但同时,除非你孩子是非常稀有的“现象级”的天才,小时候的成绩并不能确实预言日后的成功;很多“百年一遇”的孩子,往往大时了了。

在青少年体育中最重要的不是成绩,而是小运动员们对他们项目的激情,是艰苦训练和接受难避免的起起落落的意愿,是持续发展身体、技术和心理,直到他们更大一点后,为大学奖学金或者国家队的召唤做好准备。

我们想知道,为什么如此多的孩子(研究显示大概70%),在他们十来岁出头就放弃了有组织的运动项目。原因就是,运动不再有趣,而压力太大了。

作为父母,以及青少年体育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却让孩子倍受打击:

  • 我们的孩子并不享受他们的运动。
  • 他们并没有吸收到运动应该带来的很多教益。
  • 结果至上的意识渗透进了他们的其他领域,比如学业和职业发展。
  • 这些早期的经历,那件负重的背心,变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包袱,导致终身忧虑和不自信。(以至于到他们四、五十岁的时候,不得不找我求医问药。)
  • 他们就是不快乐(而不快乐的孩子会成为不快乐的大人)。

重塑家庭体育文化

我们无力改变整个体育文化。但是作为父母,我们最起码可以塑造我们家庭的体育文化,为我们的小运动员做正确的事。从这个假期赛季(以及往后的赛季)开始,给孩子一个礼物,而且持续地给:你的无条件的爱。

下面是一些具体的建议。虽然我意识到执行这些规则非常艰难,但是请相信我,作为有两个女儿的过来人,我实践了每一条:

  • 提醒自己孩子为什么参加体育运动(和结果本不相关)。
  • 乐于竞争,并从中感受趣味。如果你是这样的人,你孩子十有八九也会这样。
  • 如果你不能在比赛中把控情绪,那就不要去现场。
  • 如果在比赛前发现自己压力大、担忧、或焦虑,那就离孩子远一点。
  • 比赛前,不要试图去激励或去训练孩子;你未必能说出有帮助的话来,却很有可能说出些伤人的话来。
  • 每场比赛之前,笑着说:我爱你。
  • 每场比赛之后,笑着说:我爱你,你要来点吃的吗?
  • 比赛后,如果发现自己很受挫、愤怒、或者沮丧,远离你的孩子直到你自己平静下来。
  • 这一条最难:永远不要讨论结果!!我知道这听上去不可能,但是可以做到,尽管需要特别强大的意志力。如果是你的孩子提及结果,那就说,结果现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尽了最大的努力并且玩得开心。

Jim Taylor博士在相关领域出了15本图书。他最近的一本图书2018年10月出版,亚马逊链接:《Raising Young Athletes: Parenting Your Children to Victory in Sports a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