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洲职棒大赛,中国明星队仍然在亚洲其他三个有标准职业球团之后,但从球技比赛观念和态度上看来,还是得承认大陆棒球水准持续进步中,实力正逼进台湾。 因而我花了一时间找资料,想了解这中国棒球的发展和变迁,让台湾球迷认识一下,向来我们不视为对手的中国棒球,这五十多年来的进步。以下是中国棒球史的概述,今天还是先从开山鼻祖说起。

本文收集自台湾《瘦菊子棒球梦》博客2005年发表的系列文章。

  1. 中国棒球史略
  2. 中国棒球之父梁扶初
  3. 首次全国正式棒球赛
  4. 北京棒球的发展
  5. 「棒球热校」清华大学
  6. 儿棒的杰出表现
  7. 中国搞职棒吗?

中国棒球史略〈一〉

亚洲职棒大赛,中国明星队仍然在亚洲其他三个有标准职业球团之后,但从球技比赛观念和态度上看来,还是得承认大陆棒球水准持续进步中,实力正逼进台湾。

因而我花了一时间找资料,想了解这中国棒球的发展和变迁,让台湾球迷认识一下,向来我们不视为对手的中国棒球,这五十多年来的进步。以下是中国棒球史的概述,今天还是先从开山鼻祖说起。

相传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在美国耶鲁大学留学时,就曾将当地的留学生组成一支棒球队。1881年,归国留美、留日的学生把棒球运动带回中国,以及当时在租界的教会学校和基督教青年会也产生了一些影响只不过很难想像,长袍马褂的清朝人,怎麽打棒球?

詹天佑但北京彙文书院还是在1895年,成立中国运动史上第一支棒球队,那时甚至还没有铁路。1903年,棒球传到湖南,称为「野球」,显然这一支的流派是日系的,不同于詹天佑的欧系或美派。湖南最早的球队叫「扬子江野球队」是辛亥革命志士黄兴所建,当时他在明德中学任教。 1911年,湖南同盟会还在长沙成立野球会。1912、13年的《湖南教育杂志》连载「野球讲义」,棒球运动便在长沙部分学校推展开来。

而第一场正式的球赛是在1907年,北京彙文书院对通州协和书院,也就是说,棒球在中国开打,比中华民国的诞生早(1911年10月10日)。隔了两 年,1909年9月詹天佑设计主持和勘探的京张铁路才通车。1910年11月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在南京南洋劝业会会场举行,到1914年棒球才列全国性比 赛;第一次参加国际性棒球赛,则是1915年的第二届上海远东运动会。30年代中日战争前上海棒球会曾与日本三波总会在上海平凉路举行友谊赛。

在大学棒球部分,由清华大学棒球队执牛耳,早在1914年就是华北地区的棒球霸主。1914年《清华周报》有教师棒球队和学生棒球队比赛的场面。昆明西南 联大的艰苦时期,清华大学「铁马」、「金刚」、「黑桃」三大体育会也有棒球队,直到抗战结束迁回北京,学校棒球队在校内仍相当活跃。

和台湾相似的是,最早推动中国棒运的,都是旅日华侨。据《中国棒球史》一书的记载,侨居日本横滨市的广东中山人梁扶初(多巧!和国父孙文同乡),中学时是 校队捕手,毕业后被吸收到明治大学担任一垒手。20年代将横滨华侨组成一支中华棒球队,在1922、1930年两度夺得横滨市社团业馀棒球锦标赛冠军,轰 动横滨。

1932年,梁扶初回到中国,率领上海队参加远东运动会棒球锦标赛。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前往香港南华体育会任棒球队教练,参加香港国际 杯棒球联赛,决赛时和美国海军舰艇代表队争夺冠军,以11:3 获胜,是该比赛第一支赢得冠军的华人球队。梁扶初被香港报纸誉为「神州棒球之父」。下篇再告诉大家梁扶初的棒球故事。

中国棒球史略<二>─中国棒球之父梁扶初

到底谁是中国棒球之父?是最早引进棒球进中国的人,还是最早夺得冠军的球队组织者?或是影响广泛并带起棒运发展的推手?是詹天佑、冯恩赐,还是梁扶初?很难判断,但通常书上或报上给的封号,会影响后来的历史判断。

詹天佑在美留学时打过棒球,这是众人周知的;曾任清廷驻美公使的梁敦彦,在麻州菲力普学院,也是棒球员。不过他们回到中国后对棒球的推展,并没有亲力以 赴。在简永昌先生的《中华棒球史记》和高正源先生的《东昇的旭日---中华棒球发展史》中,都提到1911年华侨冯恩赐,曾组织球队甚至打败旧金山巨人 队,却也没推动到中国的棒运,而且,巨人队是1958年才从纽约迁到旧金山,不晓得1911年他们是和哪支巨人队比赛。

1942年组织中华青年棒球团的梁扶初,在香港国际杯棒球联赛夺冠,港报誉为「神州棒球之父」,是比较有说服力的。梁扶初又名梁澄树,生于1891年逝于1968年,虽然年轻时代的棒球岁月是在日本横滨过的,但1932年回中国后,对推展棒球与垒球运动不遗馀力。

先是参加上海的棒球队,那时上海是中国棒球运动比较发达的地方,1925年就举行第一届上海初级棒球联赛;1926年4月成立上海市棒球联合会,5月举行第一届棒球锦标赛。梁扶初带队参加1933年第5、6届全运会棒球赛,在第六届全运会棒球比赛得到冠军。

梁扶初的贡献深远,是因为他的棒垒球生涯没有中断过。1945年中日战争结束,梁扶初五十四岁了,从香港回上海,仍不放弃棒球,担任上海「熊猫」棒垒球队 的总教练,连四个儿子也都是队员。在垒球部分,战绩比较显耀;参加上海垒球联赛,击败上海外国侨民强队获得冠军;接着获得上海体育会垒球联赛和淘汰赛冠 军。

1947年,熊猫队参加美国海军举办的「小世界盃」联赛,击败驻上海的美军队夺得冠军;1948年以32胜3负的成绩蝉联冠军。中国垒球国际赛的成绩向来优于棒球,使垒球拥有光辉的历史传统,这也促使后来垒球运动在中国较棒球发达的主因。

熊猫队1947年还曾来台湾访问比赛,台湾的元老球队台炭队也曾到上海回访熊猫队。梁扶初为大力推展中国棒运更亲身到上海市中学、大学指导棒球,比如复旦 大学;还自资出版《棒垒球指南》分赠各级学校;同时主办「熊猫杯」棒垒球赛,让上海的棒垒球运动,在中共建政前兴盛一时。称他为「中国棒球之父」,一点也不为过。

中共入主中国后的1953、54年,梁扶初受华东公安部队、海军、西南军区之邀,前往指导棒球,「拼命追击,死缠到底」的球风,为人所称道。他的儿子梁友德继承父志,也在中国棒垒球园地耕耘不辍。

1933年梁友德随父亲回到中国,1947年在熊猫队担任二垒手,1957年北京棒球队二垒手,1956到1966年十年间,是北京外语学院棒垒球队教 练,1978年是国家级棒球裁判,1983年荣誉棒垒球裁判,1985年全国优秀裁判员。曾任中国棒球协会副主席、北京市棒垒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和父亲梁扶初一样,热心于棒球资讯与技术的传播、教授。1992和1996年梁友德分别前往美日访问观摩,随后完成《美国棒球实录》及《日本少年棒球与中日交流》,对棒球书如同沙漠的中国来说,他的着作弥足珍贵,他曾希望能来台湾访问,期待完成《台湾的棒球》一书。

中国棒球史略(三)-首次全国正式棒球赛

假使尊从史料的说法,棒球传入中国,是留学生在1880年前后。那至今中国棒球将近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而棒球从美国传到日本是1873年前后,由日本传进台湾,约在1895年之后。照说和日本差不多,比台湾早,但今天发展的状态,中国棒运都不若日本和台湾。

原因无他,现代中国的变迁实在太激烈了!从八国联军、国父推翻清政、袁世凯复辟、北伐、国民政府成立、中日战争、中共主政、大跃进、文革、四人帮等等,人 民的生活像是处在一场无形而漫长的地震中。不只是棒球,任何运动都难以推展。换个角度想,如果美国从南北战开始,内乱不定,把二次大战、越战、韩 战、古巴飞弹危机、「冷战」都搞到自己家裡打,不相信会有今天的MLB、NBA等等运动王国。

以此推论,假如没有大跃进、文革,中国棒球水准和日本的差距,可能从十几年缩短到四、五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棒球还没在中国灭绝。当时棒球运动还 在解放军连队裡进行,尤其是华北军区都有棒球队。1952年第一届全军运动会,棒球被列为正式比赛专桉,八支部队代表队参赛,採分组单迴环制,结果华北军 区队获得冠军。是中共建国后第一次棒球赛。

1956年中共国家体委在北京举行全国六单位棒球表演赛,开始正式推展棒运;1957、58两年间举办了三次全国性棒球赛。而首度全国性的正式棒球赛是 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多达二十二个省市和解放军队共二十三支球队参赛,是绝无仅有的盛况。预赛在成都、武汉、渖阳、西安四地进行,採单循环制,各取 前两名参 加北京的最后决赛。晋级决赛的八支队伍是北京、解放军、上海、湖北、河北、 江苏、四川、辽宁。冠军是北京队。

北京队实力凌驾在其他各地及解放军队之上,主要是旅日球员李敏宽的参与推动及指导。李敏宽生于日本,祖籍台北市,在日本读书时,就热爱棒球。1953年回 到中国1957年就读北京钢铁学院,代表北京市队参加棒球赛,并在二十二岁参加北京队夺得第一届全运会棒球赛冠军。虽曾在1974年于北京宣武区组棒球 队,但后来全心付出的是女垒运动,是中国女垒运动功臣。

遗憾的是,紧接着大跃进、文革、1600万青年上山下乡劳改,等等全中国的政治大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像是一刀切似的,中国棒运从高峰,瞬间跌成一片空白。直到七○年代初高等院校开始招生复课、尼克森访问中国等政治气氛稍显开放后,中国棒运才开始有了新的生机。

中国棒球史略〈四〉─北京棒球的发展

棒球是深具历史感的运动,水准、实力、球迷群,都和历史渊源及长时间耕耘有关。美、日、古是如此,台湾在八○与九○年代初能在世界棒坛佔一席之地,和三级棒球热也有直接的联结,又可追溯到日据时代台湾棒球的生根萌芽,这是历史影响力,中国大陆棒运也不例外。

中国大陆棒球水准较高的是北京、天津和上海。从文革后算起,大陆在1974年全国棒垒球比赛,开始有全国性的棒球赛,包括全运会棒球赛、棒球重点队比赛、 全国棒球联赛等等在内,整个七○年代,是天津、北京、上海三国争霸的局面,但天津只夺过一次冠军,北京三次;到八、九○年代,雄群并起,除了北京、天津、 上海外,大连、四川、辽宁、甘肃也偶有佳绩。但仍以北京、天津的实力较稳定,水准一直在提昇。

比起大陆其他省分,北京、天津、上海毕竟和棒球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传统。先说北京吧!国都是有好处的,大事总先在这发生。美国教会学校把棒球带进北京,据 苏竞存的《中国近代学校体育史》写道,1895年彙文书院组棒球队;1910年,北京基督教青年会组织清华学堂、彙文书院、协和书院三校的体育联合 会,1914年举办第一届华北运动会,1914年又举办规模更大的第二届华北运动会。之后,其他地区青年会纷纷组织举行各种运动会,运动会的竞赛专桉有: 田径、足球、网球、篮球、排球、棒球等。因而,清华大学至今不论是在北京或全国,都可以说是棒球重镇。

接着从日本回到中国的华侨,大都以北京为居,有助于棒运在首都生根。像中国垒球首席总教练李敏宽,1953年回国,1957年考入北京钢铁学院,代表北京 市参加全国棒球比赛和第一届全运会棒球比赛,是北京第一批棒球运动健将。虽然后来主要贡献是女子垒球,但棒球垒球是兄妹运动,能了解垒球再接触棒球,就容 易多了!

北京彙文书院、通州协和书院的历史传统,清华与李敏宽、梁友德等第一代棒球员的播种下,北京棒运推动得比其他省区来得顺利得多。1978年成立的育才棒球 队;1995年成立的北京市丰台棒垒球运动学校;1998年树人棒球运动学校成立,等等,都成为北京及中国棒球的主力摇篮,在国内及国际赛都有一流的成 绩。

大陆在基础棒球部分,期待五年内,把北京现有的十几支棒球队,扩展到五十至一百支,气魄十分宏大。在大学棒球方面,清华、北大、经贸大学、北京体育师范学 校、北方工业大学等等的棒球风气,也渐成一小圈的爱好。以及世界各地到北京留学的学生,来自美、日、韩、古巴、拉丁美洲和台湾等棒运发达地区的留学生,经 常课馀比赛,甚至组成「联盟」对抗,都对北京棒运不无助力。

加上北京办亚运和争取奥运,许多运动场馆设施都优于他区。以棒球场来说,丰台体育中心棒球场、国家棒球中心、奥林匹克公园棒球场,以及设计中的五棵松体育中心棒球场,使球员有一流的比赛和练习场,运动风气和程度,自然高于其他较匮乏的地区。

也就明白,中国国家棒球代表队成员,为何以北京队出身最多了,包括到中日龙队受训的吕建刚,及长年国手的王占鹏、李晨浩、罗卫军、陈哲、谢静、江晓宇、孙炜、孙岭峰等。北京,中国棒球的发源要地,也是今天大陆棒运最发达的地区。

中国棒球史略〈五〉─「棒球热校」清华大学

清华园大陆棒运的推展有其传统的困境,最根本的是广大群众对棒球的瞭解和喜爱度太浅。但很多棒球重点学校的发展,却十分良好。儘管实力可能无法和台湾相题并论,但等球迷们看了以下介绍的清华大学棒球队史,会觉得学校棒球,就是要像「清华模式」才能壮大起来。

清华大学棒球的水准,在中国华北地区是数一数二的。上一篇提过棒球是历史的产物,有棒球历史根源的地区、学校,发展棒运,自然条件好过其他学校及地区。清华的棒球是非常悠长的,我想,台湾的清华大学也是同一历史脉络。

从中国体育史中,可以看出洋化或教会学校,一般来说,西方运动的成绩就较为突出,而棒球通常是美式学校比较热门,清华是其中一大支。清华是美国用庚子赔款 的钱盖的,你说这学校能没棒球吗?在胡晓明着的《王元化传》(大陆着名学者)中提到:「清华比较洋化。像大草坪中有一棵大树,插着一面旗子,学生们跑到那 边去。爬上去,谁夺旗谁胜利。是美国式的一种锻炼。但那是种非常正当的竞争。还有游泳啦,棒球啦,但读书都是很安静的,学校?从来没有什麽事情发生的。」

清华在建校初就有棒球活动,早在1914年就勇夺华北地区冠军,同年《清华周报》上便刊有教师棒球队和学生棒球队比赛的画面。被毛泽东称为「中国最健康的 人」、着名体育教育家马约翰,1920年接任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也教过棒球。中日战争时,清华在昆明西南联大成立铁马、金刚、黑桃等体育会,都设有棒球 队。战后迁回北京,仍不中断,是华北地区棒球翘楚。微软中国研究院任主任研究员黄昌宁,1955年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曾回忆说:「我有一个信念,自己想 做的事就要做得比人家都好。就像我当年打排球和棒球一样,一到赛场必然问自己:我干什麽来了?就是要赢嘛!」

清华棒运直到文革才散。直到七○年代初,高等院校开始招生复课,隔了二十六年,棒球又在清华复活。中国奥会副主席、中国棒球协会主席魏明,希望清华组棒球 队带动全中国高校棒球,清华体育队老师们就在体育课中,选出一部分同学组成清华棒球队开始训练。清华棒球队是以棒球课学生为主,加上一群有兴趣的同学为 辅,长年训练,虽然刚开始荜路蓝缕,但棒球,就是一种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凉不多久,后人又得种树的运动。清华棒运到了九○年代终于有了成果!

一九九二年北京市高校棒球联赛零败夺魁,九三、九四、九五年全中国大学生棒球赛三连霸,在北京各大学纷纷以体育专长学生组队后,才结束一支独秀的局面,但 清华仍坚持以学、硕、博士生组成,还能有前三名的A级水准,这使清华的棒球风气是全校性的,而不是专属于棒球专队的事。校内有棒垒球协会(TBA),每学 期组织约二十支俱乐部球队,分甲乙两级组队参加「清华TBA棒球联赛」,利用周末进行比赛;每年举办「友好杯」棒球联赛,十七支系级棒球俱乐部参加,也邀 请北京其他大学的四支棒球队参加,甚至BBS站聊棒球的他校同学都组队参与。

清华棒球队的实力,目前或许场场赢过专业训练的体育学院球队,但最大的影响是,他们棒球风气的散播,使更多人认识、喜爱、会打、会看棒球,而这正是大陆棒运发达的根基,未来职业棒球的希望。反观台湾棒运的势微,也就是台湾像北京清华大学的学校,越来越少的缘故。

中国棒球史略〈六〉─儿棒的杰出表现

有一年诸罗山杯少棒赛,来了两支大陆的少棒队,分别来自上海和天津。天津队目前还在参加谢国城杯少棒赛,虽然实力并不出色,但少棒却是大陆棒运,最蓬勃、成绩最杰出的一项。

棒球是要从小耕耘的,没有基础面的少棒建设,就甭想有巅峰的国家队和职棒水准。唯有少棒的普及,带起儿童、家长、学校与社区的喜欢、支持棒球,才能使棒运在生活中扎根。近二十年的努力,大陆少棒已经有了一些建树。

大陆在1980年左右开始推动少棒(大陆人说是「儿棒」是儿童棒球的简称),像北京市棒球重点传统试点校育才小学棒球队,1978年组队,在全国是支历史悠久的老牌劲旅,获得多次北京市及全中国儿棒冠军,是北京市与中国儿棒代表队的主体。]

九○年代起,中国经济起飞,少年棒球也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小朋友受日本漫画、电视剧和电影的影响,对棒球日渐熟悉,自然有更强的意愿加入小学校球队。除 了育才,还有丰台、攀枝花树人、东风、上海市闵行区红旗新村小学、兰化总校少儿棒球队、四川茶店子小学少棒队等等,都曾是中国少棒劲旅。

以软式少棒开始经营,中国在八○年代成绩,就够令人刮目相看。1987年正式加入国际少棒联盟和世界少棒小马联盟。1985年,参加日本第三届世界少年 (12岁以下)软式少棒锦标赛获亚军,隔年夺得第四届世界少年软式棒球赛冠军。小马联盟主办的亚太地区锦标赛1987、88两连霸;1989年第七届世界 少年软式棒球锦标赛冠军;1995年攀枝花参加亚太区PONY比赛获冠军。从1985年算起,大陆少棒代表队一获得过七次冠军。

和台湾的体育重点学校相似,大陆的棒球重点传统试点校,起了很大的示范和贡献。以树人棒球学校来说,是小中高校一条鞭式的养成教育,相当接近以前荣工的三 级棒球队。使人才培育不会过早中断或流失,可避免小朋友到了青少棒或青棒阶段,因为社会或家长的鼓励不足而放弃。更大的优点是,稳固少棒基础并向上延伸。

树人小学有自己的球场,训练方便,还可以举办比赛。曾举行了「北京树人─肯特杯少年棒球大奖赛」,还有无数的棒球夏令营,对棒运的推动十分有利。树人的水 准和成绩在中国非常优异,2003年一月在广东夺得季军,李涛获最佳投手奖。何山入选国家少棒队的成员,勇夺韩国国际少棒赛冠军。

以环境来说,大陆发展少年棒球的条件并不逊于台湾。第一,中共政府对棒运有一定的重视和鼓励,人民做起来就不那麽无力;第二,大陆幅员广大,球场比台湾 多,实力提昇自然快;第三,球员吸收容易,足球再怎麽热,总不能全中国儿童都踢足球!庞大人口一小部分来打棒球,都比台湾多。长年累月下来,和台湾实力差 距,相信正在接近之中了。

中国棒球史略〈七〉─中国搞职棒吗?

棒球场虽然中国职业棒球运动的开展,已经确定往后延期,但中国争取到2008年奥运主办权,可藉此大力推动棒球职业化,以加强棒球的水准。也许短短数年,不能在 奥运夺牌,至少不会输得太难看,坏了奥运东道主的颜面!从过去六篇的介绍,可以发现大陆棒球的推动,从软式、儿棒、高校与大学棒球,到各省及单位成棒的设 队;由兴趣或专门培养,都让棒球的种籽遍洒大江南北,从点的布局到面的扩散,整个构架十分建全。

硬体球场,像天津道奇球场、北京丰台与奥运新建球场,都达国际化的标准;软体也不断更新、提昇,台湾、日本、美国一流的教练,都纷纷前讲学、指导,技术大 有成长,未来前途可以乐见。特别是比赛的增加,使中国成棒已非昨日阿蒙。新的联赛制为将来的职业季作准备,过去中国的全国棒球联赛分两阶段,每年每队通常 只打十六场左右;新赛制分三阶段,分别是四月的全国棒球锦标赛,六月的全国棒球冠军赛,十月的全国棒球联赛总决赛。让各队一年至少有二十八场交手的机会。

迈向职业化,是各项运动必经的过程。中国棒球也不例外。中国二十多年来强化棒运,在儿棒、高校棒球上都有不错的成绩,却由于没有职棒队的接续,许多年轻选 手为了现实问题,不再打球,流失了多年培养的选手,相当可惜。这种现象就像九○年代前的台湾棒球,没有职棒,一流球员都往日本跑,很多球员打完少棒、青少 棒就不打,情况非常类似,使得不少成棒球员是半路出家的,要在国际上拿得较佳名次,确实不易。职业化,是解套良方。

尤其,看到足、篮、排三大球俱乐部建成,主客场制打得特火,中国棒球协会也想加快棒球职业化的脚步。原先的规划是,由外国体育公司投资,怪的是,找和职棒 没什麽关係的英国公司--英国高冠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下协定,负责筹资进行棒球职业化改建。而且2003年九月份中国棒球协会与北京、天津、上海、广东、 四川、甘肃、河南等七支球队还签下协定,各队必须组俱乐部,培养球迷,修建看台、场地,准备在2002年正式开展中国棒球职业联赛。但在球队水平没有基本 提昇,球迷贫乏,媒体不捧场、市场极小等等因素,暂且搁下。

棒球在中国的限制不少,包括规则複杂、器材昂贵、场地匮乏、宣传甚少等等,但最主要的还是棒球风气不够普及。看得懂得人不多,爱看的更少,可以想见,够专 业的教练不足,裁判也不够,懂得怎麽报导棒球的记者更稀少,当然对棒运的宣导无法施展开来。如果全中国爱棒球人口,普遍到像足球、篮球那样的火热程度,中 国职棒也就水到渠成。基本上,中国推动棒运的架构没问题,领导单位也有决心想搞好,就欠人和(庞大球迷的培养和支持)。

培养球迷,扩大棒球风气,是急不得的。除了需要更多标准场地,培训更多球员,办更多的训练营,多出国比赛,邀一流的国外球队访问比赛等等,群众及大众媒体 的关注与投入也是不可或缺的「东风」,这需要很长的路走。希望中国棒运日渐蓬勃,有朝一日,和台湾来个「海峡职棒总冠军赛」,一定盛况非凡,全球轰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