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不是看到好球就出棒,我是在球看起来很大时才出棒。 想成为耀眼无比的盗垒好手,你就得先消除对失败的恐惧,就像干个保险箱窃贼,你不能单脚跪那儿开锁,却每分每秒四下张望,生怕有人会看到你。 防御,是棒球世界裡看得见的诗歌,也是棒球世界裡看不见的美德。

 

棒球文化

棒球对是全城的催化剂,球赛不仅是运动员的竞争而已,它是一场野餐,一种全城的聚会。 - 洋基队总裁Michael Burke(1967-73)

它是一个美国的制度,比某些婚姻、战争、最高法院判例,甚至大萧条都来得久。 - Art Rust(1985)

除了宗教以外,棒球对美国人生活的影响超过任何其他的制度。 - 美国第31任总统Herbert Hoover (1874-1964)

在这个乱七八糟迈向二十一世纪的国家裡,它仍然保持十九世纪的浪漫,球员仍然是梦想的编织者。 - Phil Hersh

…棒球最能吸引想像力丰富的人,一场职棒球赛平均的时间为两小时四十五分钟,其中只有十五分钟有行动,其馀的时间都是静止或中断的,必须要靠想像力。 - Roger Kahn (1957)

我以为,棒球场必定是全世界最美丽的一样东西,它是这麽的精确,而且一丝不苟。 - Lowell Cohn (1981)

垒包和垒包间的90呎距离,是到目前为止人类所创造的事物中,最接近完美者。 -  Red Smith

棒球员是全世界最奇怪的一种动物,我想是球场那些叮叮咚咚的怪音乐把他们搞成那副怪德性。 - 作家Pete Gent (1942)

人在球场上,宛如在礼拜堂裡,没有人置身于群众之外。 - John Thorn (1988)

关于打击

你随便摇棵树,都能摇下成打能守备的人来;打击,才是让男子汉不同于小男孩的本事所在。 - 海盗队一垒手Dale Long (1955-57)

每个伟大打者都服膺这样的理论:投手怕他,远超过他怕投手。 - 老虎队传奇人物Ty Cobb (1905-26)

投手只有小小一个球,我则手拿一支大棒子,光从武器比较上显然我佔上风,而且我让这个手握棒球的傢伙忐忑不安。 - 勇士队外野手Henry Aaron (1954-74)

我不是看到好球就出棒,我是在球看起来很大时才出棒。 - 洋基队一垒手Bill Skowron (1954-62)

打击和性爱,我宁愿选择前者。 - 洋基队外野手Reggie Jackson (1977-81)

当你处于打击低潮期,整个球场看过去就像个张开的巨大手套等着你。 - 小熊队内野手Vance Law (1988-89)

在你打击状况良好时,每个球过来都有葡萄柚大小;当你状况不佳时,每个球都便得像颗小豌豆。 - 酿酒人队一垒手George Scott (1972-76)

克服打击低潮,我总带着球棒上床,我要多了解我的球棒一点。 - 费城人队外野手Richie Ashburn (1948-59)

这联盟的打者你说他们有多蠢?我这麽做已整整15个年头了!当球数是两坏球,或一好三坏时,他们总等我投直球,但15年来他们半个也等不到! - 红人队投手Eppa Rixey (1921-33)

打击究竟有多难?就像你走进一间身手不见五指的房间裡,裡面摆满家具,而这房间你从没进来过,却要你不碰到任何东西,你可曾成功做到过?打击之难,差不多就这麽回事。 - 红人队一垒手Ted Kluszewski (1947-57)

没 有人能真正拦阻一支全垒打,也没有人真正了解一支全垒打,除了你自己手中的触感和你身体内部的悸动之感…当球飞射出去,划一道长弧落于球场之外,那一刻, 整座球场、整个看台瞬间只属于一个人所有,在那短短的刹那之间,你彷彿挣脱了所有的人世规则,也挥脱了所有人世的忧烦。 - 读卖巨人队一垒手 王贞治 (1959-80)

关于防守

防御,是棒球世界裡看得见的诗歌,也是棒球世界裡看不见的美德。 - Thomas Boswell (1984)

我不喜欢这样的傢伙,他能打下两分,却在防守上让掉三分。 - 洋基队经理Casey Stengel (1949-60)

仅次于捕手一职,三垒必须由全队最笨的人来守,事实上,每天那麽多子弹般的平飞球和滚地球接下来,你想不笨都难。 - 水手队三垒手Dave Edler (1980-83)

上帝特别眷顾醉汉和三垒手。 - 巨人队经理Leo Durocher (1948-55)

关于盗垒

盗垒,这种结合了快跑冲刺和“扑向尘土"优雅艺术,是球赛中最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攻击动作,它比其他部分更能显现出棒球这种国家运动的数学式精确性。 - Hugh Fullerton(1911)

盗垒,就像从一辆时速20哩的车上跳下来。 - 皇家队外野手Willie Wilson(1976-90)

想成为耀眼无比的盗垒好手,你就得先消除对失败的恐惧,就像干个保险箱窃贼,你不能单脚跪那儿开锁,却每分每秒四下张望,生怕有人会看到你。 - 道奇队游击手Maury Wills(1976)

盗垒对我而言,完全是不同的另一种运动,它是比赛中的另一场比赛,我就像老鼠,其他那些猫想逮我。- 道奇队游击手Maury Wills (1976)

如果我的球衣没弄髒,那麽这场球我会觉得自己什麽也没做。 - 运动家队外野手Ricky Henderson (1974-84)